> 坎特韦尔诺维奇 >

坎特韦尔诺维奇

托德·斯特恩先生我非常不喜欢您

发表日期:2020-06-22 22:29   编辑:admin

托德·斯特恩先生我非常不喜欢您

  昨天晚上,我接到了祖母从家乡打来的电话。她告诉我,她看了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的新闻报道,对您所说的话很生气,她“非常地不喜欢您”。祖母对我说:“你是一个中国的年轻人,你应该把中国的真实情况告诉托德·斯特恩先生,也许,他的观点会发生改变。”

  我的一位中学同学,在一家美国公司担任技术工人,每天在流水线上组装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,这些产品都以很低廉的价格销往美国。他最初的月薪是2000元人民币,大约折合300美元。在美国投资商眼里,月薪300美元的中国熟练工人,是绝佳的廉价劳动力。投资商可以只支付很少的薪金,就生产出具有世界一流水准和质量的产品。这些时尚电子产品在纽约或伦敦的百货商店里,极具竞争力。

  当美国或欧洲的年轻人,戴着中国工人生产的耳机跑步、使用他们制造的手机打电话时,他们享受到了全球化带来的好处—廉价的产品和体面的生活。但是,在生产这一副耳机或这一只手机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碳排放,却实实在在地、毫不体面地留在了中国,并且要计算在中国的减排指标中。

  我的那位朋友很乐于在那家美国公司工作。他也许不知道通用汽车公司的工人每小时的平均薪水是76美元,但他知道,自己每个月省吃俭用,就可以给家乡年迈多病的父母寄去足够的生活费。对他来说,这也是全球化带来的好处。但我觉得,这不公平。

  托德·斯特恩先生,您在哥本哈根说,美国拒绝向中国提供气候资金援助,中国有足够的钱来应对气候变化。

 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我们拥有“世界工厂”的美誉,我们制造的大多数质优价廉的产品,都销往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。当发达国家的人们享用着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生产的消费品时,却又指责我们,“嗨!你们在生产这些产品的时候,不能超过我们认定的碳排放指标!”

  我深知,要按照这个说法来做的话,中国只有一个“路线图”,就是向托德先生所代表的美国,或其它发达国家,购买清洁能源技术。发达国家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,但它的价格是高昂的,为了支付这些技术贸易的款项,中国将不得不支付高额代价。而因为“富有”,我们可能无法成为一个“发展中”国家,我们因为发展而付出的环境代价和人力资源代价,可能会被完全抵消。

  作为一名中国记者,我曾前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,报道在那里举行的“中美气候变化论坛”。会议主办方安排了一场由戈尔前副总统发表的视频演讲。戈尔先生由于在气候变化领域成绩卓著,获得了2007年的诺贝尔和平奖。

  在他发表演讲前,我身边的一位美国记者耳语告诉我,“就是这个家伙,他位于田纳西州的豪宅,每月电费高达1200美元,比当地一般家庭一年的电费花销还多。”

  凡本网注明来源: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 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青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

琼ICP备11000986号 | Copyright 2013 baidu.com 百度 Co.,Ltd.